衡陽新聞網
滾動新聞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頭條新聞 > 正文

習近平的小康故事丨“讓每個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機會”

2020-10-27 11:39:24  來源:新華社  
分享到:
 

“十三五”規劃即將收官,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勝利在望。10月25日起,新華社在新媒體端開設“習近平的小康故事”專題,每天推出一組報道,分別聚焦脱貧攻堅、教育、住房、健康、養老等民生關切,以鮮活生動的故事,展現習近平書記心繫百姓的為民情懷和人民至上的執政理念。

“要把發展教育扶貧作為治本之計”,“要做到全村最好的房子是學校”,“讓每一個孩子帶着夢想飛得更高更遠”——教育興則國興,教育強則國強。在習近平書記的心中,教育一直被放在優先發展的戰略位置上。

一年年、一次次,習近平書記走進一處處、一座座學校,看校舍建設、聽教學進展、問師生感受,強調把貧困地區孩子培養出來;和孩子們一起過“六一”,和大學生們一起迎“五四”,和老師們一起慶“教師節”,勉勵大家發奮圖強、不負韶光;親自部署和推動教育發展改革,以人民之所想、之所需,作為教育改革之所急、之所向,把人民是否滿意作為衡量教育改革發展的價值尺度。

“下一代要過上好生活,首先要有文化”

校舍窗明几淨、校園設施完備,圖書室、實驗室、音樂室、多媒體教室一應俱全——這些年,學校成了不少鄉鎮最好的建築。

這是甘肅省張掖市山丹培黎學校中新友好廳(2019年8月21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範培珅 攝

而在30多年前,鄉村學校被形容為“黑屋子、土台子、泥孩子”,“遠看像破廟,近看是學校”。

1984年3月的一天,時任河北省正定縣委書記的習近平同志騎車來到北賈村小學察看校舍。這個北賈村在當地還算富裕,但是小學的景象卻是破敗不堪:

坍塌的大門,無人修葺,老師、學生就從牆上的一個大窟窿進進出出;

一條馬車、拖拉機來回駛過的大道就算是操場,嘈雜而且危險;

因為風吹雨淋,十幾間教室房頂的瓦片都快掉完了,沒有一扇窗的玻璃是完整的,教室門要關關不上、想開開不了;

育紅班的教室裏,孩子們擠滿一屋子,凳子不夠坐,有的孩子只好坐在地上……

近平同志要求當晚就開會落實整改,“至少先要有院牆、燈泡、玻璃,有木頭的課桌板凳”。

“教育關係着子孫後代,要做到全村最好的房子是學校。”習近平同志要求各鄉鎮、各村都要這樣做。

“下一代要過上好生活,首先要有文化”。孩子們的教育問題,習近平書記一直放在心上。

9歲的策耿(右)在家附近的戈壁上網課(4月1日攝)。策耿是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左旗蒙古族學校四年級學生。由於疫情防控,策耿父母長期僱傭的一名外省羊倌沒能回到當地,一家人只好回到阿拉善左旗烏力吉蘇木温都爾毛道嘎查的牧區家中照看羊羣。期間,策耿一邊協助父母,一邊上網課。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農村地區、貧困地區的孩子,讓他們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貧開發的重要任務,也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重要途徑。習近平書記在不同場合反覆強調,治貧先治愚。把貧困地區孩子培養出來,這才是根本的扶貧之策。

坐落在海拔2700米的高山上,四川省昭覺縣的瓦吾小學終年雲霧繚繞,被稱作“雲端小學”。生活在這裏的孩子們知道,在遙遠的北京,習爺爺一直牽掛着他們。

在四川省昭覺縣拉莫足球場,阿作伍勒(左)在訓練中拼搶(8月13日攝)。新華社記者沈伯韓攝

2018年春節前夕,習近平書記乘車沿着坡急溝深的盤山公路,深入四川大涼山腹地的昭覺縣看望貧困羣眾。他為小女孩吉好有果唱出的《國旗國旗真美麗》熱情鼓掌,關切地詢問村民“孩子有沒有學上”。

在這片被懸崖峭壁圍繞的土地上,曾有數以百計不通公路、幾乎與世隔絕的“懸崖村”,孩子們求學之路異常艱辛。就在習近平書記看望彝族羣眾半年後,沿着校門口的路,彝族少年阿作伍勒第一次離開家鄉、坐着動車來到南京參加足球友誼賽。他的家族裏,從未有人走得這樣遠。

曾經被層層山巒遮擋的教育之光,照耀着幼小的心靈,孕育着無邊的夢想。

“用愛心和智慧阻斷貧困代際傳遞”

“萬千鄉村孩子”是習近平書記心中的牽掛,“廣大教師用愛心和智慧阻斷貧困代際傳遞”是他的殷切囑託。

陝西省延安市楊家嶺福州希望小學合唱社團的學生在合唱(2019年4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瀟 攝

在陝西延安,楊家嶺福州希望小學與楊家嶺革命舊址緊緊相鄰。走進校園,一眼就能看到米黃色教學樓上的紅色大字:“托起明天的太陽”。

就是這所小學,習近平同志曾兩次通信、兩次到訪。2015年2月,習近平書記第二次來到這裏,看望教職工,並關切地詢問教師待遇如何。老師們至今仍記得總書記當時殷切的囑託:“教育很重要,革命老區、貧困地區抓發展在根上還是要把教育抓好,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

農村教育的最大問題在於師資,“下不去”、“留不住”、“教不好”是三大核心問題。

地處武陵山區的重慶市石柱土家族自治縣中益鄉,山高溝深、土地貧瘠,是重慶市18個深度貧困鄉鎮之一。

2019年4月,冒着早春的微雨,習近平書記沿着蜿蜒的山路,輾轉3個多小時來到中益鄉華溪村。

“支教多長時間了?”“現在工資水平和縣城或者其他地方比怎麼樣?”“多長時間能回一次家?”……中益鄉小學操場上,習近平書記一句句暖至心扉的問詢,讓老師們倍覺親切。

教師馬影翠告訴習近平書記,自己曾是中益鄉小學的學生,大學畢業之後選擇回到母校教書育人。十多年來,她見證了學校的發展。

在重慶市石柱土家族自治縣中益鄉小學,同學們在“5G雙師課堂”上(2019年12月12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

書記為她點贊“太好了!”並高興地説:“我就希望看到有這樣紮根這裏的一批鄉村教師,為我們的國家、為我們的家鄉培養這些優秀的後代。你們做的工作很有意義。”

百年大計,教育為本;教育大計,教師為本。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將教師隊伍建設擺在突出位置,研究部署系列改革舉措。鄉村教師支持計劃深入推進,地方師範生公費教育政策每年吸引4.5萬人到鄉村從教,生活補助政策惠及中西部8萬多所鄉村學校130萬名鄉村教師……

“從事貧困地區教育大有可為”,習近平書記在給“國培計劃(2014)”北京師範大學貴州研修班參訓教師的回信中寫道,要讓每一個孩子充分享受到充滿生機的教育,讓每一個孩子帶着夢想飛得更高更遠,讓更多的孩子走出大山、共享人生出彩的機會。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從天津中心城區沿海河順流而下,一座津南新城映入眼簾——集納了全市中高職院校和主要職教資源的海河教育園區如今樓宇聳立。近年來,10餘所職業院校整體搬遷至此,在這片總面積37平方公里的沃土上,打破圍牆、資源共享。

園區內,天津職業技能公共實訓中心人來人往。

2013年5月,習近平書記來到這裏,瞭解職業技能培訓情況,並同高校畢業生、失業人員、農村富餘勞動力等代表座談。他勉勵當代大學生志存高遠、腳踏實地,轉變擇業觀念,堅持從實際出發,勇於到基層一線和艱苦地方去,把人生的路一步步走穩走實,善於在平凡的崗位上創造不平凡的業績。

在河北省邢台市襄都區一職業技能培訓基地,學員進行美髮實操練習(7月29日攝)。新華社記者 朱旭東 攝

職業教育,是國民教育體系和人力資源開發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廣大青年打開通往成功成才大門的重要途徑。一直以來,習近平書記都高度重視職業教育,關心技能型人才的培養。

2015年6月17日,剛過完自己17歲生日的第二天,貴州省機械工業學校2014級學生高餘,在習近平書記面前“秀”了一把操控機器人的技能。這一天,當高餘在學習控制機器人手臂完成屏幕書寫的動作時,習近平書記來到了貴州省機械工業學校,走進了他所在的智能製造實訓基地。

“一下子腦袋有點空白。”高餘還在緊張時,總書記已經微笑着把手伸了過來。握住總書記的手,高餘“感覺一定要抓住機會讓總書記看看我們中職學生的實力”。

近平書記和他拉起了家常,“你家在哪裏?”“為什麼想到這裏來學習?”“學習生活的感覺怎樣?”“你的夢想是什麼?”他告訴總書記,自己的家在貴州畢節,到中職學校學習是看中了這裏可以學到未來市場上需要的技術,“理論+實踐”的學習方式能迅速提升自己的能力。

“各行各業需要大批科技人才,也需要大批技能型人才,大家要對自己的前途充滿信心。”習近平書記的話語,讓同學們倍感振奮。

位於甘肅張掖的山丹培黎學校創辦於1942年,以職業教育為特色。長期以來,習近平書記同山丹培黎學校情意相連,不斷為這所學校送去祝福和關懷。2019年8月,習近平書記走進這所學校。

“我國經濟要靠實體經濟作支撐,這就需要大量專業技術人才,需要大批大國工匠。因此職業教育大有可為。”習近平書記對同學們説,“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希望你們繼承優良傳統,與時俱進,大有前途。我支持你們!”

“殘疾人也可以活出精彩的人生”

清晨的陽光照耀在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兒童福利院,開啓了温馨的一天。

在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兒童福利院,教職工在陪伴兒童們玩耍(2019年5月28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靖 攝

2014年春節前夕,習近平書記來到這裏,看望福利院的孩子和老師。聾啞女孩王雅妮向總書記彎了彎大拇指,用啞語表示“謝謝”。習近平書記笑容可掬地跟着學:“伸大拇指是‘好’,彎一彎是‘謝謝’。”

在這裏,總書記跟大家交流,問學習,説志向,翻看手語書和相冊。看到孩子們健康成長,他十分高興,祝願孩子們學業有成。

對於孤兒、殘疾人等特殊羣體的教育,習近平書記一直給予着特殊的關注。

河北省唐山市截癱療養院的住院者在下棋(2019年7月25日攝)。新華社記者 趙鴻宇 攝

1990年9月,三次參加高考的福建閩清籍殘疾考生黃道亮,被時任福州市委書記近平同志兼任校長的閩江職業大學破格錄取,成為福建省第一位無雙臂大學生。

“這對於我來説,不亞於一次重生。”黃道亮説。

金秋十月,正是收穫的季節。上海市閔行區啓音學校,校園一角的優秀畢業生榮譽牆上又新添了幾個名字:陳偉亮,上海職業技能鑑定中學題庫管理科職員;吳斐,上海應用技術大學藝術與設計學院輔導員;陳玲琳,上海隨夢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手語項目總監……

這些工作看起來並不顯赫,但卻讓人心生敬意。

啓音學校是一所對聽障兒童實施九年義務教育的特殊學校。13年前的2007年9月,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習近平同志來到啓音學校,勉勵教師啓音之聲、啓德之蒙、啓慧之靈、啓行之初,讓學生在平等、關愛、愉悦中學習、掌握技能,讓他們將來健康快樂地融入社會,成為有用之才。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殘疾人一個也不能少。正如2016年7月習近平書記在唐山市截癱療養院看望大家時所説的:“殘疾人也可以活出精彩的人生。”

近年來,我國特殊教育普及水平、條件保障和教育教學質量得到明顯提升,殘疾兒童的教育權利得到有力保障,基本實現“家庭經濟困難的殘疾學生從義務教育到高中階段教育的12年免費教育”的目標。

一批批特殊學校走出的孩子,正綻放着特別的精彩。